首页 > 科学 > 正文

小小村官伙同不法商贩侵占集体财产,官官相护置百姓利益不顾

2009年10月18日时任广西永福县百寿镇双合村村主任的卫荣胜伙利用权利之便哄骗双合村都敢屯一、二村民小组长和代表以每亩8.3元(国家公益林补助每亩9.8元),签订都

  2009年10月18日时任广西永福县百寿镇双合村村主任的卫荣胜伙利用权利之便哄骗双合村都敢屯一、二村民小组长和代表以每亩8.3元(国家公益林补助每亩9.8元),签订都敢屯塔山林地承包协议,他们在30%的留守村民签字的基础上,伪造了70%的外出务工村民的签名。签订合同后,他以需要镇政府和县林业局盖章为由,一置扣押合同至2017年,在我们达山林地维权小组的追讨下,才迫不得已交给我们。采取空手套白狼的手段非法侵占了我们2000多亩20多年的飞播林地。整个过程是卫荣胜利用职务之便骗取我们达山林地,伪造合同非法转让给廖世益,然后利用廖世益与林业局的关系,非法办理相关手续,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分文未交,采取空手套白狼的手段非法侵占了我们2000多亩20多年的飞播林地。

  卫荣胜骗取林地承包合同后,在未交付承包金,未办理登记和变更及过户手续,于签合同的当天,伙同不法商贩湖南武岗的廖世益共同伪造合同,在都敢屯毫不知情,也未收到租金的情况下,把我们的2000多亩的飞播林地非法转让到廖世益名下,以后在林业局办理珠防林种植协议等手续全部用廖世益他们伪造的合同(我们于2018年8月才从县林业局得知此事),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和非法转让土地罪。另外,林业局无视《广西壮族自治区集体林权流转管理暂行办法》(桂林发[2010]39号),在廖世益未提供合同原件,未办理林地登记、变更及过户手续就非法办理廖世益珠防林种植补助等其他手续,负有渎职责任。
  为了达到进一步空手套白狼的目的,卫荣胜他们继续忽悠都敢屯留守老人帮助村民修路,实际上是为他们砍伐我们的2000亩飞播林而修的路(因为90%的机耕路用于砍伐松树等其他阔叶林的运输之用,仅有10%为村民出行的路),在没有经过我们都敢屯的同意,与修路的老板串通,伪造了一份修路协议(当时是2019年12月我们村确实是与修路老板洽谈了修路事宜,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而且修路协议甲方的李培昌当时根本不家,甲方:李培昌、沈启修的签名也是伪造的),同时卫荣胜出据的一份由修路老板蒋德龙写给卫荣胜帮我们都敢屯代交的修路款14万元的收条,更是莫名其妙,这事我们都敢屯根据不知情,更没有委托他付款,要付款也是我们都敢屯付款给修路老板蒋德龙。而且从卫荣胜与廖世益在2019年10月28签订的合伙协议中获悉种面积2500亩,每亩250元(30年),按40%付款,也应该是25万元,而不是11万元呀!既然,卫荣胜已伪造合同给廖世益,又怎么有帮助都敢屯代付修路一说。
  他们根本没有履行合同义务(支付预付款),没有经过我们都敢屯集体同意,无视水源林,没有得到林业部门林木采伐许可的情况下(防护林是办不到砍伐证的),就伙同他人砍伐约二万颗以上树龄在二十年以上的松树等阔叶林(2000亩防护林)。私自进行砍伐卖掉,给我们都敢屯的农业生产带来了严重的影响,给集体经济组织造成了特别巨大的损失,毁树造林其行为构成盗伐和滥伐林木罪。

  至签订合同后我们都敢屯就一直追问卫荣胜交纳租金,但他以我们都敢屯不配合他勾图,没有种植面积,无法交纳租金(其实已于2010年就勾好图,他们并领取了国家珠江防护林工程补助款),要不以他不是老板来搪塞村民,由于留在都敢屯的多为老人和小孩,尽管经过多年的追讨,结果还是无果而终。经过长达7年的追讨,村民仍然没有拿到租,引起了我们都敢屯全体村民的愤怒,为此,在外出务工村民的带领下我们都敢屯于2017年8月成立了达山林地维权小组。成立达山林地维权小组的第一件事我们首先向卫荣胜追讨达山林地承包合同书原件,从合同书上的第五条 第一项规定:签订合同时,乙方(卫荣胜)需交纳预付金6万元,种植好树后交纳40%的租金约20万元(至今长达九年,分文未交),根据合同第五第二项文明规定乙方,半年不交租金的甲方有权单方终止合同,无条件收回林木。但经过我们都敢屯达山林地维权小组与卫荣胜经过半年的商谈仍然毫无结果,他仍然声称无勾图无法付款等,不顾他在2010年10月盖章签字的勾图补助公示,立下无勾图的声明书,欺骗百姓和组织。丨
  在2010 年5月,我们的林权证下发到镇林改办后,卫荣胜利用职务之便扣押我们的林权证,因为他发现我们达山林地全部为防护林,而此时他们在大肆非法砍伐我们2000多亩有20多年的飞播林,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他以各种理由一直扣押我们的林权证,直到我们都敢屯达山林地维权小组出面,他才交给镇林改办,当我们向镇林改办追问时,为帮助卫荣胜掩盖事实,他们竞以涉及国家机密,连看都不让我看,又在维权小组的追讨下,镇林改办没办法,只好往上交,而林改办则以林权证主体资质有问题,缺乏公示材料,予以收缴重新办理,我们就想不通,卫荣胜他们拿了七年我们的林权证没有问题,当我们追讨的时候我们的林权证就有问题了,林业局为了帮助廖世益和卫荣胜掩盖盗伐和滥伐林的犯罪事实,可以说不顾一切,在2010年5月份给我们发放的达山林地的林权证为防护林,而到了2018年12月份给我们重新发放的林权证却全部改为用材林。更令人发指的是,我们在林业局报案廖世益他们盗伐和滥伐林木案地点为双合村都敢屯,而林业局森林公安,则前往朝兑村长正屯调查,林业局给我们的答复函则定性为荒山,由于采伐证二年一消毁,滥伐林木事实一时很难判断,滥伐林木一案仍在调查之中,但至今仍然没有下文。
  在2017年10月下旬,我们还向永福县百寿镇纪委,永福县纪委和永福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举报我村现任村支书卫荣胜串通廖世益及永福县林业局相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侵占我们都敢屯集体林地2000多亩的问题,县纪委和经侦大队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立案,只有声称没有管辖权的百寿镇纪委刘家国书记“欣然”接受了举报。但是,历经一个多月的查账,向我们作了如下反馈:你们举报的问题大多不是问题,经查实卫某胜没有违规违纪行,你们与卫某胜是合同纠纷的关系。如果对结果不服,可以上访。
  纪委不管,林业局避重就轻,甚至帮助廖世益他们掩盖事实真象,卫荣胜仅凭一纸空文就霸占我们2000多亩20多年的飞播林,并大肆滥伐林木2000多亩,在永福县林业局的帮助下竞然变了荒山?卫荣胜、廖世益涉嫌毁树造林,霸占我们都敢屯集体林地铁证如山,要将此贪官绳之以法,我们该找哪家部门来受理呢?希望能得到上级领导的帮助!
  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打击“村霸”的复杂性、艰巨性可能超出想象。诚如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所言,“村霸”肆无忌惮、称霸一方,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上头有人”。那么,广西永福县百寿镇双合村村支部书记卫荣胜及廖世益的背后到底有什么人为其撑腰呢?谁又是他背后的保护伞?真正做到除恶务尽,还需深挖背后保护伞!



>
延伸 · 阅读

洗洗更健康:花样女人专列深度解压,与时代同行的女性

中国人考究落叶归根和家文明,而作为移民城市的深圳,恰恰就是一个与传统文明不符的当。。。

英皇集团(国际)签署26亿港元5年期无抵押银团贷款协议

英皇集团(世界)有限公司签署26亿港元5年期无典当银团借款协议完善本钱结构推进事务持。。。

加载更多
山东11选5 中福彩票官网 中福彩票网app 中福彩票投注|官网 中福彩票|官网 中福彩票|官网 中福彩票投注|官网 中福彩票代理 中福彩票网站 中福彩票投注|官网